一泉永不枯竭的爱

作者:邵文司原创

img_7352

天际一抹淡然

风中一抚清凉

随手一挥骤然

随性一洒花残

漫步一径默然

掠过一树缤纷

採拾一筐梦幻

挥洒一片真诚

寄语

振翅翱翔的飞鹰

天边不留痕

海角不断情

img_7302恩典绵延无时尽

慈爱环绕无绝期

海天一线牵

天地共知音

赞叹

心涌生命泉

一泉    永不枯竭的爱

~文司,写於2017.2.18,凌晨12:35

廣告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無言難藏千心語

作者:邵文司原創

heron

湖水似鏡映浮雲

蒼鷺昂首傲天地

靜謐難掩湖心痕

無言難藏千心語

邁開腳步

捨棄自己的一片天空

走上一粒麥子的生涯

無語埋盡生命

誰沒有思鄉親情的牽掛?

誰沒有滿懷柔情的眷戀?

誰不疼惜父母的老邁?

誰不惦記兒女的幼嫩?

然而

有一種牽掛

跋涉千山萬水

融化成比國度更大的胸懷

有一種眷戀

綿延千秋萬世

抽絲成比永恆更長的愛

把疼惜珍藏

把惦記揮灑

割捨的,是短暫的交會

最愛的,在永恆的心間

有一種盼望

飛越叢山疊嶺

匯集成難以理解的無悔

有一種跟隨

踏遍天涯海角

編織成難以描繪的歷史

且讓蒼鷺昂首

   讓純真成為跟隨的腳步吧!

~文司,寫於2017.2.13,凌晨12:30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母親的心

作者:邵文司原創

img_6849

像風中一葉的飄浮

悄然落在心口

像雨中一帆的流盪

驀然滑落心間

誰道歲月淡了回憶?

誰道回憶灰了心境?

且任憑往日的歡愉

從心口飄進回憶的窗

且任憑昔日的痛楚

從心間傾瀉沈積的淚

養兒育女,豈只朝朝暮暮?

母親的心,永遠不累

母親的愛,永遠不斷

那愛,是天上的禮物

天寒地凍,母愛溫暖冰冷的心

天涯海角,母愛安慰遊子的心

沈默寫盡千言萬語

沈寂畫滿千頭萬緒

歲月收集了你生命的色彩

繽紛了媽媽的笑顏

日子收集了你所有的眼淚

淹沒了媽媽暗中的痛

數十載風雨同行的笑與淚

且讓生命繼續在愛裏傳承!

~文司,寫於2017.2.3,凌晨12:45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春节寄语

作者:邵文司原创

%e6%98%a5%e8%8a%82

年、乡、情

在你我心间

结了千年的执着

安土重迁,代代相传

相偎守岁,阖家欢聚

笑颜风生,亲暖无忧

近在咫尺,渺远异乡

怀念古旧,怀念情却

数十载淡去的怀旧

被大夥儿的热切唤醒

传统欢庆,蕴藏着悠远的盼望

也是祈福,也是期望

围炉道贺,流露着无言的亲情

也是乡情,也是关爱

佳节倍思亲吗?

且让

佳节慰你心

亲亲倍思恩

~文司 写於2017.1.27 午后1:57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與永恆接軌

作者:邵文司原創

sailboat

艷陽高照        日正當中

得意,揚帆無知的洋海

誇耀,撥弄惑人的亂箭

洋海無垠        亂箭無向

操縱,揚起得意鼓滿的風帆

控制,填盡誇耀無饜的箭袋

寧可飛揚一紙信箋

給迷失在無知洋海的你

權財色,編織的是愚蒙的鎖鍊

詭詐心,挖掘的是邪惡的深井

呼風喚雨,不過是惑人的漩渦

風來雨去,雲煙一場

心啊! 空虛的無底洞,永遠填不滿

生命豈不比如風的權位寶貴?

永恆豈不比如煙的名利真實?

願你回首,

奔向為你張開

那雙釘痕的手臂

願你回首

投靠為你捨命

那十架上的真愛

願你回首

找到生命源頭

與永恆接軌

~文司,寫於2017.1.24 11:30夜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彩虹总在暴雨后

作者:邵文司原创

img_6936

海洋会说话

波影漣漪,潮声细语
远灯如星,暗影如丁

流沙如云,离情如缕
翻浪逼人,滚风催心

浪浪捲尽   千言万语
声声诉尽   千里遥寄

夕阳映晚霞,海风醉浪花

何竟唏嘘,何竟伤感

天地有神,人间有爱

rainbow

彩虹总在暴雨后
重逢总在分手后

仰望蓝天之上
风筝仍在飞扬

安稳展翅,自由翱翔

脚下海浪流沙依旧,

轻轻细诉永恆之旅

~文司 写于2017.1.16 0:35 晨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

你可曾走过摩利亚?

%e6%91%a9%e5%88%a9%e4%ba%9a

作者:邵文司原创

主所爱的,你可曾走过摩利亚?

不眠的夜,啃噬着困惑的被

睡不醒梦魘纠葛的山岚

天光朦胧,踏进微寒

静默心声,无语远眺

明知艰难,仍然举步

明知危险,仍然前行

曙光挥泪,暗径提心

童子荷柴,父心难为

摩利亚山,近山情怯

蹣跚脚步,岂止千斤重?

堆柴成壇,宁以己代子

爱子为祭,情何以堪?

明知难以割舍,仍然凭信献上

明知难以跨越,仍然凭信举刀

刹那,天开了

神自己预备的羊羔,上了祭坛

溅血的,是另一个爱子,血流成爱

摩利亚山,宣扬着耶和华以勒

不眠的夜,蕴酿着忍耐等候的盼望

不眠的夜,用信心的眼,瞪醒惶恐的梦魇

主所爱的,你可曾走过摩利亚?

~文司 写於2017.1.9 8:51 夜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發表留言